问世快,上市慢,量产还难说:新冠疫苗何时拯

新型冠状病毒进入全球大流行,越来越多的科研机构和公司宣布加入疫苗研发的队伍,由中国军事科学院军事医学研究院陈薇院士牵头研发的重组新冠疫苗已于3月16日获批在国内开展临床试验,由美国国立卫生研究院(NIH)资助的相关疫苗临床试验也于同日在美国西雅图正式启动。从研发到疫苗正式上市,我们还需要等待多久?疫苗上市之后,我们又将会面临哪些挑战?

姬智 /文

来源 / The Guardian

问世快,上市慢,量产还难说:新冠疫苗何时拯

来源:James Melaugh/The Observer

随着新冠病毒的感染人数越来越多,全球各国纷纷严阵以待,但即使是采取了最高效严厉的防控策略,病毒蔓延的脚步也只是稍稍延缓而从未停下。随着世界卫生组织(WHO)宣布新型冠状病毒进入全球大流行,所有人都将期盼的眼光转向疫苗——就目前的状况来看,疫苗或将成为保护人类健康的唯一途径。

当下研发疫苗的势头正如火如荼,大约有35家公司及学术机构参与其中,进展不一,但至少有四家已经宣布他们的候选疫苗已通过动物水平的实验,其中总部位于波士顿的生物技术公司Moderna所生产的疫苗已于本周进行第一例人体试验。

如此空前的研发速度很大程度上要归功于中国早期对新冠病毒(Sars-CoV-2)的遗传物质进行测序的努力。早在2020年1月初,中国科学家就公布了新冠病毒基因组序列,为世界各地的研究机构提供了研发疫苗的机会,全球科学家都能深入研究这种病毒的特点,并了解它是如何入侵人类细胞、使人患病的。

疫苗的研究进展如此之快,还有另外一个原因。尽管没人预料到下一场全球性流行疾病的罪魁祸首会是冠状病毒——一般认为传播风险最大的是流感——但疫苗学家们一直将宝押在对”模型病毒”MERS的研究上。非营利组织流行病预防创新联盟(Coalition for Epidemic Preparedness Innovations ,CEPI)的首席执行官Richard Hatchett说:“当前我们研发(候选)疫苗的速度如此之快,很大程度上是因为先前研发其他冠状病毒疫苗时打下了基础。”

冠状病毒并不是第一次给人类造成威胁, 2002年始于中国的严重急性呼吸道综合症(SARS)以及2012年始于沙特阿拉伯的中东呼吸综合症(MERS)均是由冠状病毒导致的。在这两次病毒暴发的过程中,疫苗工作都曾经如火如荼地开展,又因为疫情得到控制而被搁置。位于美国马里兰州的Novavax公司已重启过去研发的疫苗,想办法用于对抗新冠病毒,他们表示,已经有几种候选疫苗即将开展人体试验。同时,Moderna公司开展的新冠疫苗研发也是基于美国国家过敏和传染病研究所(US National Institute of Allergy and Infectious Diseases)有关MERS病毒的早期工作。

让我们来了解一下病毒的结构与疫苗研发的原理。我们知道,新冠病毒与曾引起SARS的冠状病毒基因组序列有80%至90%的相似性,这也正是新冠病毒被命名为“Sars-CoV-2”的由来。这两类病毒的遗传物质RNA均被球形蛋白衣壳包裹着,衣壳外为脂质膜,膜上覆盖有刺突蛋白。刺突蛋白能与肺部细胞表面的特异性受体结合,病毒正是利用这一结合过程进入细胞内,并利用宿主细胞的增殖机制来复制子代病毒,产生更多自身副本,然后释放到细胞外,并杀死细胞。

所有疫苗发挥作用的机制都很相似,通常采用肌肉注射的方法将低剂量的病原体注入人体——注入的可能是病毒残片,也可能是完整的病毒——以促使人体产生针对性的抗体。抗体具有免疫记忆特性,当再次出现相同的病原时,机体会迅速产生免疫响应。

传统疫苗一般是使用减毒形式的活体病毒,或通过加热及化学物质等方式部分/全部灭活的病毒,这些方法都存在缺点:减毒活疫苗可以在宿主细胞中继续生存和增殖,一些情况下,减毒活病毒能够重获毒性,反而让人生病;而灭活疫苗则需要更高剂量或重复给药才能达到所需的保护效果。一些新冠疫苗研发项目采用的是这些经过验证的老方法,但也有一些机构使用了新的技术。例如Novavax公司采取的 “重组”疫苗的策略,即通过提取新冠病毒身上编码表面刺突蛋白的遗传物质(病毒结构中最可能引起人类免疫反应的病毒部分),并将其重组进入到细菌或酵母的基因组中,以促使这些微生物产生大量的病毒表面刺突蛋白。还有一些更新的手段可以绕过对蛋白的研究,直接根据病毒遗传物质本身来构建疫苗。Moderna公司和另一家波士顿制药公司CureVac都是采用这种方式,利用信使RNA构建新冠疫苗。
看电影】【看小说】【看美女

版权声明:内容收集自网络,如有问题请告知!
Mail:hehuoren1#qq.com